Amazon

amazon_logo_RGB.jpg

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the world‘s most customer-centric company)。

亚马逊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及商业逻辑

过去二十年亚马逊创造了零售业市值最大的奇迹。可现实是,亚马逊尚未成为食品业务领域的主要竞争者,而食品是零售行业市场中规模最大的细分门类。未来亚马逊凭借在多项业务领域的先发优势,信息收集数量将远超其他零售商。需要强调的是,数据蕴含巨大的价值,包括了全球消费者食品购买习惯的信息。作为亚马逊供货商的全球食品生产商将愿意斥巨资获取相关信息和分析,各环节的多个“价值释放”汇集形成经济优势,最终确保亚马逊自信地为顾客提供竞争者无法超越的低价优质食品。

亚马逊的成功之道

亚马逊胜过苹果与谷歌之处

苹果iPod和iPhone原型机设计师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回忆,当年苹果公司找他做iPod时,他们曾说:“看看这些破烂的MP3播放器。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法德尔认为亚马逊的智能音箱Echo可能也是这样的产品,亚马逊不是最先研发家庭助理的,但它更进了一步,亚马逊的人可能会说“别的公司做出了原型机,现在让我们赋予它自己的特色吧,也许我们可以做出真正实用的版本。”

法德尔认为,为什么亚马逊能成为第一个成功研发出家庭助理的公司,而不是谷歌或苹果,这个问题可以从Echo的功能得出答案:“它可以一直听你的。在你提到的苹果、谷歌和亚马逊这几家公司里面,你最信任哪家公司?哪家公司可以一直听你的?很少有人不信任亚马逊。”法德尔曾创立过一家智能家居公司Nest,2014年,这家公司以32亿美元的价格被谷歌母公司Alphabet收购,现在他已离开Nest,搬到巴黎。

亚马逊“小型而自治”的管理风格

提到亚马逊公司,很多人都会想到电商网站,不过在亚马逊CTO沃纳·威格尔(Werner Vogels)看来,

亚马逊是一家技术公司,而不是零售商。

接受微信公众号“云科技时代”采访时,威格尔分享了亚马逊技术团队“小型而自治”的管理风格。

作为公司CTO,威格尔不管理任何团队,也不直接负责任何技术决策。亚马逊技术团队是自治的,可以自己去做技术决策,而不需要管理。比如亚马逊云数据库DynamoDB的团队,就可以自己做出技术路线规划,因为他们离用户最近,可以从用户那里直接获得反馈。威格尔介绍,

亚马逊云服务AWS里95%的功能和服务,都出自客户的要求,“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种大公司里“小型而自治”的管理风格,如何确保技术架构的一致性呢?威格尔说,从亚马逊的电商零售业务就可以发现,“快速行动要比架构连贯性更重要”。亚马逊每个团队都可以自行决定想要采用的技术,不用获得批准,以为用户提供最好的服务。威格尔介绍:“对于整个亚马逊网站来说,如果一个地方需要用到某种技术,可能在另一个地方也会用到类似的技术,我们允许重复或冗余。因为我们更相信自治和快速行动,而不是自上而下、让团队窒息的控制。”不过,由于AWS面向的客户与亚马逊电商不同,所以AWS会要求技术架构的一致性,为客户提供一致的接口,除此之外,团队可以自行决定如何实现给客户提供的服务。

在亚马逊,电商业务部门与技术部门会紧密融合。比如,推荐鞋子的技术团队会与鞋子业务部门一起工作,因为鞋子的推荐引擎和图书的推荐引擎完全不同。威格尔介绍,推荐鞋子时,他们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退货次数,并且希望确保人们的选择与实际需求的尺寸或颜色完全匹配。鞋子的尺寸很难选择,如果用户选择了9.5号,其实也可以试试9号,因为这两个尺寸的鞋子可能都适合。威格尔说:

“无论如何,亚马逊没有IT部门、没有开发部门,技术团队与实际的鞋子销售员关系密切,因为他们需要非常具体的关于鞋子的业务知识。”

以上就是亚马逊技术团队“小型而自治”的管理风格。希望对你有启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