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ll

ouyangxiu20180824.JPG

唯手熟尔

卖油翁

陈康肃公尧咨善射1,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2。尝射于家圃3,有卖油翁释担而立4,睨之5,久而不去6。见其发矢十中八九7,但微颔之8。

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9,但手熟尔10。”康肃忿然曰11:”尔安敢轻吾射12!”翁曰:”以我酌油知之13。”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14,徐以杓酌油沥之15,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唯手熟尔16。”康肃笑而遣之17。

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

那些年,我们一起误读了欧阳修的《卖油翁》

《卖油翁》是我们小时候语文书中的一篇课文,选自欧阳修的《归田录》。各种教材都会告诉我们,《卖油翁》讲的是熟能生巧的道理,这其实是20世纪以来逐渐形成的误读。

本来,通过陈尧咨与卖油翁的故事,欧阳修真正要讲的是:射箭这种技能,其实和倒油一样,没什么了不起的。换而言之,他要反对的是流行于文人间的以射箭为能事的风尚。这种风尚形成于五代,宋太祖时还积极倡导,主人公陈尧咨就是在这种导向下成长起来的青年。然而,随着北宋士大夫在政治上的成熟,士风也随之改变。射箭被认为是武人的事情, 文臣自“有名教可乐”,应有别一种担当。

欧阳修︱“卖油翁”的境界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提到欧阳修,世人会朗朗脱口出那句千古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是的,就是那个“苍颜白发”在醉翁亭与宾客觥筹交错的滁州太守,那个深入人心的可爱醉翁。但是,欧阳修除了“醉翁”家喻户晓之外,还有一个“卖油翁”也寓意深长、发人深省。只不过,“卖油翁”被普遍认知的寓意似乎与欧阳修所要表达的“稍有”偏差,诚然,醉翁的境界也并非一般人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中学课本里的《卖油翁》讲述的是一个北宋名臣陈尧咨和一个市井卖油老翁的故事。陈尧咨,字康肃,善于射箭,当世无双,并以此自豪。有一天,陈尧咨在后院里练习射箭,这时,路过一个卖油的老翁,老翁闲着没事,就看了一会陈尧咨射箭。即使是十射九中,老翁也没有表现出丝毫赞赏之意,只“微颔之”,这下可激怒了自视甚高的陈尧咨。

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复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唯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

卖油翁由于从事卖油职业多年,已经达到了高水平的倒油技能,陈尧咨能“百步穿杨”,卖油翁能“倒油穿钱”,所以卖油翁根本不觉得陈尧咨的精湛射艺有多了不起,不过“唯手熟尔”。

课本里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寓意:所有技能都能通过长时期反复苦练而达至熟能生巧之境。

问:就这些吗?答曰:远不止啊!

其实中学课本里的只是节选,删了原文的最后一句话。失了最后一句,整篇故事仍然完整,寓意“熟能生巧”,这是中学生能懂的且易学会的;但如果加了最后画龙点睛之笔,则呈现的是另一番开阔的视野和更为奥妙深刻的道理,那才是欧阳修的境界,也是后人孜孜不倦想要到达,即使触之不及,仍心向往之的境界。

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卖油翁》

《卖油翁》的最后一句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这个卖油翁的故事与“庖丁解牛”、“轮扁斫轮”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有,欧阳修如是说。

“庖丁解牛”出自庄子的《庄子.内篇.养生主》。话说有一次,庖丁给魏惠王杀牛,庖丁通过多年的解牛经验,已经将牛的身体结构、经络、骨骼全了然于心,并且他能够顺应规律,所以能够灵活自如的游刃于牛的全身,解牛技艺登峰造极,做到了牛、刀、人的完美合一。

庖丁解牛的寓言故事让梁惠王领悟到的是养生的道理,即顺应自然之道、依乎天理,性命合一,解脱形体,才能逍遥无级。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知之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轮扁斫轮”的故事也是来自庄子,有一天,齐桓公坐在殿上读书,轮扁就问齐桓公读的是什么书,圣人书,齐桓公回答。轮扁想了一会,否定了齐桓公读书的这件事,他根据自己做轮子的经验:做轮子不光靠学习,最重要的还是实践,而且要根据现实需要,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读书也一样。

轮扁的故事主要引申为三个道理,一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再加上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做好一件事;二是与时俱进,不能泥古不化,要懂得变通;第三,“知”和“行”的统一,才能得心应手。

不管是“庖丁解牛”还是“轮扁斫轮”,都是通过一个通俗而具体的故事引出一个简单的道理,从而再将小学问提炼成大智慧过程,这也是“一花一世界”的境界。

明白了这些,那么既有疑问了,“卖油翁”的故事所阐述的熟能生巧的道理的背后是什么样的人生智慧?

欧阳修在后世的名气主要得益于他的一些诗词、散文,比如说朗朗上口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婉约缠绵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和“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等等。然而欧阳修的水平可远不止这些小诗小词,他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是当时的文坛领袖,是北宋古文运动的引领者,以他正气凛然的人格影响着当世。欧阳修除了我们所了解的诗词创作之外,他还是著名的史学家、经学家、文学家……

他的光环不胜枚举,北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王安石评价欧阳修:

“器质之深厚,智识之高远,而辅学术之精微,故充于文章,见于议论,豪键俊伟,怪巧瑰琦……果敢之气,刚正之节,至晚而不衰……”

欧阳修能够在那么多领域都做到著述颇丰,这是极为不容易不平凡的,但能从他的做事风格窥得一斑,欧阳修是个做事非常认真、精益求精的人,我们所熟知的《醉翁亭记》的原稿就跟现在传世的内容差别甚远,因为一遍遍的改动,一字一词的斟酌。

回到《卖油翁》,熟能生巧能够掌握一项技能是基本,将纯熟的技能升华为做人做事的智慧才是背后隐藏的深厚知识,也是见仁见智的学问。通过不断勤奋修炼是基本,得到而不夸耀是内涵,提炼深化才是智慧。

噫嘻,原来醉翁的境界才是“卖油翁”所要传达的智慧……

ESPN长文揭秘:37岁科比的训练日常

宫帅详解万次投篮:科比5天能完成 还有两万次

对于自己的这个安排,宫鲁鸣解释说:“我们的篮球理念,在奥林匹克‘更快更高更强’的精神之外,还要再加上‘更灵’和‘更准’,‘更准’这一部分,现在要求队员们投篮就是其中一个内容,当然更‘准’不光是投篮的准,还有时间、位置、移动的准,需要慢慢去塑造。”

  对于这个一万次的数量,宫鲁鸣笑着说:“很多么?不多吧,科比五天就能完成了。我们希望队员们先感受一下,找一个休息日,你先投中1000次,感受一下投中1000次的感觉,然后再想想科比一天投中2000次,看看这个差距在哪,完了之后再说我们自己怎么提高。第一阶段我们先投数量,建立一个习惯,第二阶段向实战转换,如果光有数量没有质量,和实战脱节,那也没有什么作用。社会上有很多人投篮很准,但在一旦有防守、有对抗的情况下就不行了。竞技体育,一切训练都要从实战出发。”

  投篮,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对于这个说法,宫鲁鸣纠正说:“量变到质变也要看基本功打得扎实不扎实,动作是不是很规范,是不是真的用心投到了这个数量,现在我们正在向第二个阶段过渡,就是说在投篮的时候要结合实战的需要,准备、出手、移动,再结合运球攻击性的投篮。”

我这一生有幸学到的最有用的技能是什么?

回头看,若是非要挑出一个“学会了真是太幸运了”的技能,并且只能挑一个的话,那就只能是这个:

当众演讲

这种能力,以我的性格,在学校里是学不会的 —— 你知道学校里的演讲都是什么样的。虽然小时候,在东北老家,我的同学们都管我叫“大白话” —— 东北话,读作“dà bái huo”,最后一字轻音,指那些平时话很多、也很能说的人…… 跟“话痨”差不多,含贬义。

即便真的是“大白话”,其实也没什么用,我第一次当众演讲的时候,是以惨败为终的 —— 还没开始说话,突然之间低血糖,眼前一片耀眼的白光(不是“眼前一黑”),然后不得不后退几步,背靠着黑板缓缓地坐在地上,晕了过去……

我倒是有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优点,就是脸皮好像天然挺厚,竟然没有因为这次的惨败而从此永久放弃,而是又接着去试…… 凡事儿都是如此,第一次做不好的概率很大,甚至几乎肯定做不好,然而,只要开始做了,不断地做,总是会有进步;做很久,做很多,进步总是可以惊人地大。

然后…… 然后这个技能我就用了一辈子又一辈子。

自然,最初的时候,从未想象过这个技能竟然是如此威力无穷的东西,只不过是因为生活需要,就去做了,就去学了,就去进步了而已。

后来,做销售的时候,经常需要做培训,那我这种能演讲的人,简直占了天大的便宜。你想啊,你站在上面讲,很多人坐在下面听,所谓的“领导”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再后来,我去新东方应聘,去当一个所有认识我的人(其实包括我自己在内)之前都不可能想到我可能、我可以去从事的职业:“英语老师”。其后的一辈子里(七年),我在新东方能够如鱼得水,全仰仗着这个能力 —— 其实根本不是“英语能力”,因为“英语能力”实际上只不过是那个职业的最基础能力。并且,“半路出家”的我,怎么可能拼得过那些科班出身的高手们呢?

实际上,回头看这么多年我在互联网上生存的过程,演讲能力依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 虽然写文章这东西,看起来和“演讲”风马牛不相及,可实际上背后的机理是完全相通的:

与很多人沟通

只不过,演讲者是用语音、写作者是用文字去表达;而另外一端,不论是听众还是读者,其实都是靠感官和想象去理解。

我经常演讲,经常讲课,对于揣摩、理解受众(听众和读者都是受众)的感知与反应,我当然是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随着经验的积累,我越来越知道自己说一句怎样的话,受众会有怎样的反应,若是有多种反应,那么究竟可以分为几类,哪些类别是必须回应的,哪些类别是可以提前消除疑惑的,哪些类别是我可以完全置之不理的……

所以,后来我写的文章越来越可以适应“更大数量级的读者”,其实是与不断演讲现场收集经验有着紧密的联系的。

写一篇文章,然后有数万读者,做一场讲座,有数万听众,这背后其实是一样的,核心就是:

沟通效率的极大提高

对我个人来说,“演讲能力改变了我的命运”,这话一点都不过份。

我知道,在这个时代里,演讲能力的价值将会几何级数级别地放大。我猜,2017 年,我们会看到很多过去不可能见到的实例。

我自己其实是多少被“吓到”了的 —— 2016 年最后一个季度里,我尝试着做了几次在线的讲座,一场下来,几千听众、几万听众,甚至十多万听众,这在移动互联网没有彻底普及的时代是不可能的 —— 线下找个万人剧场,不仅很难很难,也不太符合中国国情。

我认识的人之中,会演讲的人很多,能讲得比我好的人也很多 —— 不用说,罗永浩就是其中一个。

我也有话要说 - 普通人的讲演技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