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ech

真诚+干货,千万不要装!

我也有话要说 - 普通人的讲演技能

(一)千万别装

这是事实: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为了在台上从容、自如,请牢牢记住第一条铁律:千万别装。

如果你平时就不是喜欢穿正装的人,千万不要为了演讲而换上正装,尽管你有最正当的理由——“这时正式场合,我应该正式一点……”因为你从未“适应”过正装,所以,那衣服无论多合身放在你身上就是别扭,无论是在你心里还是观众眼里。

如果你平时就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那就千万别为了讨好观众讲笑话。因为你从未有过成功讲笑话的经验,所以,再好的笑话也可能被你讲臭。

你是一个文绉绉的人,即便面对生性粗旷的听众也不要尝试着像他们一样说脏话,即便是“我操”这两个字,你也不一定能够把握个中的韵律,你无法把那两个字说得掷地有声,浑然天成。

如果你不是满腹经纶的人,最好只讲大白话,临时抱佛脚绝对不可能让你轻易蒙混过关;引经据典既然不是你的长项,就最好直来直去,台下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那其中一定有能够把你看得通通透透的人。

别装。千万别装。

也千万别不信,别非等到一败涂地再悔青自己的肠子。

“我是谁?” 这是伟大的哲学问题,却又是每一个普通人只要认真就能清楚的问题。最好不停地这样问自己:“我究竟/到底是谁?”

不满现状是每个人的现实。寻求变化更可能是每个人的挣扎。

你也羡慕,你甚至嫉妒,你也想像他们一样……那怎么办?

如果你羡慕那些衣着光鲜的人,你平时就得衣着光鲜(当然那可能花销很大)。如果你羡慕那些幽默的人,你平时就要想尽一切办法修炼幽默——要知道郭德纲也好,黄西也罢,为了一个好笑话可能要挣扎很久很久才能够“妙手偶得之”;你要是暗自羡慕那些大大咧咧的人很潇洒,那你平日里就要放下架子,别再文绉绉;你要是羡慕那些引经据典的华丽,那就要在未来的许多年里饱读诗书(因为你过去没做,现在就必须补课)……

你是谁就是谁。其实这并无所谓——只不过,你觉得“你应该显得更好一些”,殊不知,这恰恰是失败的根源,你不是在讲,而是在演,不是谁都可以做影帝的,这是现实。

“讲演”是个有误导性质的词汇。该讲就讲,别装,别演。

(二)信任你的听众

有一个无比重要的事实总是被忘记:你的听众不是你的敌人

既然已经决定投入时间坐在下面听你讲话,你的听众最不希望你惊慌、紧张、手足无措、语无伦次……他们最希望跟你一起度过愉悦的这段时光。听众的这种愿望,跟你一样强烈,正如你当然也不希望自己惊慌、紧张、手足无措、语无伦次一样。

在不了解你之前,没有人对你抱有任何看法。就算你不是朋友,也起码不是敌人。

而所谓的信任你的听众,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记住并相信另外一个事实:你的听众不需要你故意取悦他们

既然是“众”,听众就有一定的“集体智慧”,整体上来看还是能够分辨优良好坏差的,无论在哪一方面。不可否认,有时听众并不理性,可能会盲目、盲从、甚至看起来反复无常,但,要知道那毕竟都是暂时的。

一定要相信:听众的认同与否,确实维系在你的内容质量上。

没有哪一个听众希望你完美,除非你自己已经声称你是完美的;没有哪一个听众强求你高尚,除非你自己已经声称你是高尚的……别装,千万别装。

很多时候,演讲失败的根源就在于讲者并不信赖听众

有些讲者倾向于低估听众的智商(或者反过来过分高估自己的智商),于是不经意之间就已经把听众当作傻子去忽悠。这样做的结果往往带有迷惑性,因为他们有时看起来很成功。可是,长远来看,这种讲者不会得意很久,早晚会遭到听众的唾弃。

另外一种低估听众智商的表现就是错把听众的探讨处理为敌意的挑衅。除非讲者自己已经犯了错误,或者没有说明白,听众不大可能抱有敌意。更多的时候,有些听众表现出讲者不曾预料到的反应,根本就没有任何敌意,却被低估了听众智商的讲者认为是挑衅,而后将“探讨”变成“声讨”——其实这是无论讲者还是听众都不愿意涉入的境地。

要相信听众。相信他们是有判断力的,相信他们是有品位的,相信他们是有足够的智商和智慧的,相信他们是善良的,相信他们是公正的,相信他们拥有一切正面的品质。别说“那可不一定”——我们知道有些听众不是这样的,但,你所愿意与之沟通的听众难道不就是这样的么?而既然你无法仅凭外表分辨,那就只能相信“整体上来看,听众是值得信赖的”。

如果做不到这点,那就算了,你那“不吐不快”的欲望最好还是收敛一下吧,闭上嘴可能结果更好一些。

(三)听众到底要什么?

你做为讲者,没必要刻意取悦听众,但,你也确实应该满足听众。否则,听众就会对你不满。

听众到底想要什么呢?

其实,答案几乎永远是确定的,听众想要听到的无非是拥有以下三个属性的东西:

**重要的**
**未知的**
**复杂的**

设想一下,你自己作为听众。

你坐在下面,你投入时间,你投入精力,你知道这些都是沉没成本……你必然跟所有人一样希望你有所收获……

收获究竟是什么呢?或者,换一种说法,究竟什么样的东西算做收获呢?如果,你获得了重要的信息,你获得了你原本不知道的信息,你理解了你原本不可能理解的复杂道理……这样的话,你会认为你“有所收获”是不是?

但是,反过来,如若你花费了几十分钟时间,听到的全都是无关紧要的内容,全都是你已经知道的信息,或者全都是简单到谁都明白的东西,你的感受如何呢?设身处地想一想,你的答案就在告诉你作为讲者应该讲些什么了……

你必须提供一些“干货”。这是重点。

你可以开玩笑——为了活跃气氛;你可以顾左右而言其他——为了避免冲突;你可以嬉笑怒骂——为了掩饰一些你不愿意表达的什么,但是,你必须说点什么:重要的、未知的、复杂的。否则,听众会觉得不值。

只有干货肯定是不行的,正如纯粹的“营养餐”一定不好吃一样。但是,如若没有干货,那你就是在忽悠,你就是在装,你就是不信任听众,你必然遭到听众的唾弃——或早或晚,别不服气,这是宿命,无法逃避。

表象永远比实质更有吸引力,因为对很多人来说,能看到的只有表象,而实质却可能被很多人“视而不见”。所以,有些时候忽悠很成功,有些时候讲实话却并不被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说忽悠就是对的,讲实话就是傻的。

要相信时间的力量。在时间面前,任何事物最终都不得不坦然表露(有的时候是“暴露”)。不要被一时的假象而迷惑。

请务必认真准备你的“干货”。

除此之外的任何所谓的技巧都是没用的,它们顶多是“锦上添花”。但,“干货”就是“锦”,没有它,任何“花”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如果你的“干货”不够多,那最好闭嘴,把时间花在该花的地方——积累足够的干货

切记。

(四)你我皆凡人

你和我一样,是一个普通人。

名人讲演,很多的时候只要“演”就够了,“讲”什么其实真的并无所谓。

这很诡异:尽管整体上来看听众是拥有一切正面特征的,但是,大多数听众作为个体却只有两种状态,要么接受(欢迎),要么拒绝(抗拒)。

如若你是个大名人,大多数听众在你开口之前就已经“敞开了自己心扉”,做好“聆听”一切的准备。他们甚至可能早已准备好了纸笔,生怕错过一点点的信息——他们早已假定将要听到的一切都是重要的、未知的、复杂的……

可问题在于,你和我一样,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我们信任听众,相信他们有一定的判断力,但是,一个冷酷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

我们不是名人,所以听众绝不可能“盲从”。他们并未从一开始就“抗拒”,但是,他们也没有从一开始就“欢迎”。

这是普通人在公开场合讲话最困难的根源——没有“之一”,这就是最困难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千万不要装”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你我必须信任听众的原因,这还是为什么“一定要有干货”的原因。

市面上从来都没有缺过“有效演讲技巧”之类的东西,但它们无一例外地忽略了一件事情:它们都是在总结“成功讲演者”的技巧,却从未照顾“入门者”之前的挣扎。

随便举个例子。

几乎所有的书籍都推荐“用故事开头”是最好的演讲方式。

真的么?

对于那些早已“敞开心菲”的听众来说,名人的故事哪怕再平凡都耐得性子听到底;然而,对于你我这种普通人来说,这事儿还真不见得——哪怕再精彩的故事,很可能只因为多绕了个弯子就已经有人离座而去。

最要命的是,作为普通人的你我,很可能从未有过讲述精彩故事的经验,所以,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再精彩的故事都有可能被我们讲臭……

对策总是存在的。哪怕一两拨千斤,都确实是可能的。

然而,在找到正确策略之前,必须先直面这个简单而有冷酷的事实。否则,一切都无从讲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