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tware

software20180801.png

软件专利,是指通过申请专利对软件的设计思想进行保护的一种方式,而非对软件本身进行的保护。

报名|美国软件算法专利那些事

内容预告:

1、美国软件算法专利诉讼概况
2、美国软件算法专利诉讼案例
3、Alice案后算法专利的困境
4、Alice案后美国立法动向
5、美国软件算法专利布局经验

软件专利

对软件本身的保护由《专利法》和《著作权法》结合来实现。

从客观情况来讲,软件的专利保护实际操作上比较麻烦,也就是程序上不像著作权,直接备案登记的,即使,著作权人不登记备案,只要是你自己创作的就当然地取得该创作的著作权的。软件专利保护可以在你有某个完好的创意的时候就可以申请了,就算该发明还没有最终成功完成。因为在专利保护上,我国实行先申请制度的,谁申请在先,谁就享有该专利权。

从理论上讲,对软件设计思想的保护与对软件本身的保护相比,保护力度要大的多。因为对软件本身的保护,仅仅是保护了一种具体的编码程序,而对软件设计思想的保护则实现了在此设计思想下所有可能编码形式的打包保护。

在我国,软件专利的起步时间比较晚。因为在2006年之前,基本上不批准软件专利,而必须软件与硬件结合后才能申请专利。随着网络技术和软件技术的发展,我国的专利审查制度也不断更新,最近,软件的设计思想本身已经被允许单独申请专利,而不再要求必须与硬件结合。但是,软件专利的撰写要求比较高。

根据审查标准的要求,软件专利可以写成产品也可以写成方法形式。但不管写成哪种形式,在突出该方案的创造性方面都是比较难处理的环节,需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

可以得到专利保护的软件主要包括(不限于):
(1)工业控制软件,如控制机械设备动作;
(2)改进计算机内部性能的软件,如某软件可以提高计算机的虚拟内存;
(3)外部技术数据处理的软件,如数码相机图像处理软件。
可以说,相当一部分的软件是属于第(3)类。
关于专利的保护办法,可以详见《专利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

软件专利存废之争

2014-01-25 15:55

计算机软件专利权的授权问题,一直是各国立法机构、IT从业者和经济学家们激烈讨论的话题。这几年中,随着软件专利之战越演越烈,废除软件专利权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13年8月29号新西兰议会以117票同意、4票反对通过了被辩论五年之久的禁止软件专利法案。根据这项法案,新西兰将停止受理基础软件的专利申请。无独有偶,早在今年4月德国议会就通过了反对软件专利的议案,以敦促德国政府采取措施限制对计算机程序的专利授予。

其实,计算机软件专利权的授权问题,一直是各国立法机构、IT从业者和经济学家们激烈讨论的话题。这几年中,随着软件专利之战越演越烈,废除软件专利权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软件专利成“过街老鼠”?

新西兰议会称,废除软件专利权旨在化解专利权存在的一些负面因素,以释放国内的科技创新,敦促市场孕育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议员Cleare Curran表示:“把一些显而易见的方法注册为专利(如一些基础的算法和数学公式),这极不利于软件开发,绕开世界上这些成千上万的流氓专利开发软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埃里克·马斯金就是废除软件专利的坚定支持者,他称:“软件行业的发展具有高度的连贯性:整个行业是一步步前进的,每个产品都吸收了之前产品的长处。”他警示道,如果这个链条中的一个环节被注册了专利,凭借高昂的专利许可费,专利所有者就会对软件发展的持续进步造成障碍,或至少会减缓其发展脚步。

对于中小型软件企业来说,他们忧虑的是软件专利可能成为软件巨头们维护垄断的利器,高昂的专利收费成为一些公司套在竞争对手脖子上的枷锁。由于过快的发展速度,创业公司们担心在自己事业如日中天时突然杀出一家专利大户,一纸诉讼把他们告上法庭。软件公司在创新过程中可能时刻处于大公司的“专利雷区”,一旦发生诉讼案,软件巨头们会因庞大的专利数量和雄厚的财力而占居主动,中小软件企业既没有自己的“专利池”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又没有财力可以对客户进行赔偿和担保,因此他们完全可能被“软件专利”所扼杀。

这并非杞人忧天。2007年5月,微软指责开源软件侵犯其230余项专利,要求开源软件组织支付许可费用。其中,Linux内核侵犯42项专利,Linux用户界面和其他设计元素侵犯65项,Open Office软件侵犯45项,其他开源软件侵犯83项。对此,红帽公司副总顾问及理事长Mark H. Webbink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微软就好像坐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卡车后面,不停地往车后撒钉子,后面的对手都在忙着补胎,这样就减缓了追赶的速度。

想说废除不容易

彻底废除软件专利,真的就能解决软件行业存在的问题吗?废除后,如何保护软件的知识产权,会不会产生新的问题?

就彻底废除软件专利,美国某个网站曾展开讨论,主张对软件提供专利保护的人认为,由于软件专利保护的存在,软件公司都愿意在软件开发上加大投入,以期望在市场上获得更丰厚的回报。如果废除了软件专利,就再也不会有公司愿意在软件研发方面进行投资,只会等其他公司开发出新的软件,然后直接抄袭或将其改头换面一番就万事大吉了。

因此,他们认为单纯地废除软件专利过于激进,并不能起到促进软件行业创新的作用,反而会促进软件公司之间会互相抄袭彼此的创意。软件专利存在的时候,抄袭之风就已屡禁不止,一旦废除专利,就好比拆除防洪大坝,抄袭的洪水势必汹涌滔天,对软件创新势必造成极大危害。

上述观点并未得到普遍认同,辛普森格里尔逊(Simpson Grierson)律所的知识产权律师俄尔·戈瑞(Earl Gray)说:“国际企业或许认为在某些领域他们拥有一些十分高明却无法保护的想法,但通过复制进行窃取的行为仍将受版权法约束。”

其实,新西兰新通过的“禁止专利法案”也只是废除了对基础软件的专利保护,重大创新和软件仍将受到版权法保护。或许,软件专利并非一无是处,软件业也并未病入膏肓,只是现存的软件专利制度专利门槛过低,需要对软件专利的范围进行严格的审查和界定,同时适当缩短软件专利的有效期。

谷歌公司的公共政策主管Pablo Chavez称,软件专利应与其他领域的专利区分开来,例如工业领域和医药领域。他表示,专利制度尽管不可或缺,但是软件专利体系应该做出一些改变,谷歌内部正试图采用头脑风暴等方式引领软件专利领域的改革。

软件专利的硬伤

软件专利自身的硬伤,也使越来越多的人主张废除软件专利。作为一种私有权利,软件专利可以保护软件最核心的思想及功能,但技术材料公开、审查时间长、审查程序复杂、专利维护费用高等缺陷,提高了企业专利保护的成本,也削弱了专利保护的优势。另一方面,软件专利对软件的后续开发造成很大限制,后来开发者需要小心避开更多雷区以免侵权,客观上加大了软件开发的难度,限制了行业自主创新的发展。

新西兰废除软件专利,只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在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软件知识产权的保护如何实现?专家称,应根据本国软件行业发展的具体情况对症下药,因地制宜。比如改良软件专利制度,建立更严格的专利审查标准,或运用版权法和专利法综合保护等。但是如何更好地协调软件专利权与社会公众利益的关系,仍是每个国家的立法者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软件专利

2018-04-10河南省级知识产权局软件科学研究项目开始申报 这些项目是重点
2018-04-09苹果高通专利纠纷愈演愈烈 库克将于6月27日出庭作证
2018-04-09微软推新政策:承诺不会与合作伙伴起专利纠纷
2018-03-23果申请多项自动驾驶专利 对汽车业务仍然很上心
2017-11-03高通再次起诉苹果,称其违反协议向英特尔分享专利代码
2017-05-04优步和来福车陷入专利侵权案
2017-03-28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驳回迈克菲专利诉讼案的上诉请求
2017-02-24美国与印度的软件发明专利
2016-03-22印度新的CRI指南:关闭软件专利的后门
2015-09-06新疆二院多尺度基础地理信息数据质检软件获软件著作权登记
2015-06-29美国最高法院在专利案件中适用遵循先例原则
2014-10-15美国打击软件专利
2014-06-25美国最高法院将许多软件专利拒之门外
2014-06-20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对计算机专利设定更高标准
2014-05-29利用美国特别的专利项目快速获取软件专利
2014-04-04美国最高法院介入软件专利争议
2014-04-01美国最高法院听取软件专利保护问题辩论
2013-12-30美国最高法院将重新审查软件专利
2013-09-05新西兰废除基础软件专利
2013-09-03新西兰新软件专利法或可促进技术繁荣
2013-08-27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研究称软件专利是诉讼的温床
2013-08-20打击专利流氓首先须将软件专利保护期缩短至5年
2013-06-27美国上诉法院支持有争议的软件专利
2013-06-08德国联邦议院呼吁限制软件专利
2013-05-10新西兰立法:软件不受专利保护
2013-01-07美专局征询有关改革软件专利的公众意见
2012-10-15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欲重审财务软件专利的有效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