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

WTO20180604.JPG

世界贸易组织(简称世贸组织或世贸;英语: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缩写:WTO,法语:Organisation Mondiale du Commerce,缩写:OMC,西班牙语:Organización Mundial del Comercio,缩写:OMC)是负责监督成员经济体之间各种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一个国际组织,前身是1948年起实施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秘书处。

世贸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现任总干事是罗伯托·阿泽维多。截至2016年7月29日,世界贸易组织共有164个成员。[5]世界贸易组织的职能是调解纷争,加入WTO不算签订一种多边贸易协议,但其设置的入会门槛可以做为愿意降低关税、法政上配合、参与国际贸易的门票,它是贸易体制的组织基础和法律基础,是众多贸易协定的管理者,是各成员贸易立法的监督者,是就贸易提供解决争端和进行谈判的场所。该机构是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其成员间的贸易额占世界贸易额的绝大多数,被称为“经济联合国”。

1280px-WTO_members_and_observers.svg.png

相关争议和批评

轻忽劳工权益

世贸组织成员国的政经优先考量受到跨国公司主导,边缘化维护基本劳动权益方面的考量。目前只有政府单位能在世贸组织做出正式投诉,工会和人权组织只能鼓励成员国去做相关投诉。由于世贸组织的制裁只及政府不及跨国公司,跨国公司侵犯劳工权益鲜少遇到处罚,并没有具体的财务后果。

过度全球
自1990年代后期,世界贸易组织成为反全球化运动人士的主要反对目标。

日本农民抗议撤除保护性关税集会,害怕壁垒开放后国产农品失去竞争力
世界贸易组织的目标原是为了监督新的全球秩序,确保其合法;然而WTO目前没有任何类似民主机构的特征:世界贸易组织秘密运作,没有义务向成员国或他者解释其行动;世界贸易组织的国家代表多是贸易律师,往往会因为企业需要而为之打通关,而该组织也秉持对市场的信仰,往往向企业利益倾斜,常让地方环境法与劳工法受挫、无以伸张。

密室会议
世界贸易组织最为人诟病之一,即为其不透明的所谓“密室会议”、“绿室会议”或“小型部长会议”(Green Room)。其原文出自起初GATT乌拉圭回合中,少数会员代表于绿色房间内所作出的决议,另一说则为世界贸易组织日内瓦秘书长的办公室颜色。在“密室会议”中,部分对于会议主题有利益关系的少数国家事先就议题做出一致的方案,之后在将此决议公布于所有会员国前决议。此种决议方式在后来于1999年西雅图、2001年多哈及 2003年坎昆部长会议均被采用,甚至成为许多决议失败的原因,因为非洲或其他周边国家在整个会议讨论中,均被排除在“密室会议”之外,故拒绝承认最后的决议。此种决策过程在1990年代常被提出,常为发展中国家或非政府组织对于WTO决策不透明的批判焦点。

过去数十年中有许多方案尝试解决“密室会议”的问题,如由数个永久核心会员国及由其他成员国以轮值的方式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以管理WTO里的议程,其中的核心会员国可由各国在世界经济体的影响力或其他准则来决定。然至今这方面仍未有明显的进展。许多决策者认为,使到世界贸易组织会议更为透明无疑是有必要且可取的,但同时也有人认为“密室会议”这样的讨论过程在如此一个日益庞大的组织是无可避免的。

除上述以外,包含了世界贸易组织中最重要的关税限制及其他由所有会员国决议的数据库无法自由地取得,也常是多方批评的一项。

欧盟将中国技术转让措施诉诸WTO 商务部回应

2018年06月03日 20:08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6月3日电 据商务部网站消息,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就欧盟将我技术转让措施诉诸世贸争端解决机制发表谈话,全文如下:

6月1日,欧盟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项下要求与中方进行磋商,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欧方称中国政府有关技术转让措施不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等世贸组织规则的相关规定。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就此发表谈话。

中方已经收到欧方提出的磋商请求。中国政府一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采取了众多强有力的措施保护国内外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在知识产权合作方面,中欧双方建立了知识产权工作组机制。通过这一机制,中欧双方一直保持着有效沟通,在诸多领域取得了积极成果。中方对欧方提出起诉表示遗憾,将根据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罗辑思维第四期——回应质疑 罗胖的歪理和歪嘴

2015-11-16 16:44

我们罗辑思维是一个自媒体,自媒体的玩儿法和传统电视自然就可以不一样,所以我们今天就玩儿一个不同的,传统媒体绝对不会干的事情,就是我们用一整期节目,来回应这一阶段大家对我的批评和指正。

对我批评最激烈的,当然就集中在刚刚播出的那一期,是关于中日贸易的。

哎,很多人骂罗胖子你是个汉奸,你是卖国贼等等。

这种声音吧,我听的就哭笑不得。

如果你真觉得我是个汉奸的话,那以后这个节目,我就求你啦,你就不要看。

因为我就想到一个我小时候看过的电影,一个小媳妇儿被她的残疾人丈夫,天天在家里打,这个小媳妇儿就非常温柔的跟丈夫讲,说,哎呀,你别打了,小心伤着您自个儿。

我对那些骂我汉奸的人,我就特别想像这个小媳妇儿一样,说一句,您就别生气啦,小心伤着您自个儿,以后你就不看不就完了嘛,对吧。

但是与此同时我想说的是,我对中国人的素质,没那么悲观,我认为能够听得懂我在说什么,而且愿意和我在一个相同的轨道上进行探讨的人,还是不在少数,这也是我做自媒体试验的一个初衷和基本的信心所在吧。

在所有对我进行批评的意见当中,有一种意见我很重视,所以今天我专门想拿来回应一下。

就是有的网友指出来,说你说贸易解决争端,贸易造就和平,经济问题有那么重要吗?

对于日本人这样处心积虑,要跟大中华民族决一雌雄的这样的民族来说,你光靠那个温柔的一手,能解决问题吗?

没有几个背在后面的钢刀利刃,我们能够让他害怕吗?

哎,我觉得这一点我要做一个正式的声明,我从来不否认中国应该建立强大的国防力量,对所有对中华民族利益进行窥伺者,要有一定的武力震慑,这一点我从来不反对。

我想讲的是,中国现在是一个大国,我们正在走向大国崛起的道路的中间,所以我们要完成一次,从一次受尽屈辱的民族,向一个中央国家大国切换的思维转换。

其实,所有的爱国者,都应该对中国有这样的信心,就是我们现在正走在,进入中央国家,也就是即将和美国并驾齐驱的,这样的一个位置的道路之上。

所以这个时候,美国在半个世纪之前,很多做法,很多思维,就特别值得我们借鉴。

要知道美国虽然他很富有,但是他富有也不过就是近一百年来的事情,而他走到世界整个格局的中央位置,不过才五六十年的时间,换句话说,也就是从二次大战开始嘛。之前,美国是孤立主义的,对吧。

所以美国走进世界中央,他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和策略,我们今天中国人应该沉下心去想一想,学一学。

这就要说到1944年,那个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结束了,那个时候,同样在那一年开了两个会,第一个会是雅尔塔会议,三巨头在苏联黑海边的小城雅尔塔聚会,去决定战后的政治格局安排。

但是,就在此前不久,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一个叫布雷顿森林的度假中心,也开了一个会,叫布雷顿森林会议。

这个会议的参加者都是经济学家,经济学家和三巨头开会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怎么样通过战后的经济格局安排,让人类不再重演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一种悲剧。

经济学家的思考的角度就是什么呢?

就是我们要把贸易的阻碍,那些制止人类贸易的那些障碍,全部一次性地给它拆除掉,所以你看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会议里面达成的几项协定和结论,一直持续到今天都对我们人类有很大的影响。

其中第一个就是成立了当时所谓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也就是今天WTO的前身。

中国当时作为这个第一任参加会议的国家,还是发起国呢,那个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发起的基本思想,就是只要贸易发达,让货物可以自由的穿越边界,士兵穿越边界的机会就会变少,这是当时人类达成共识的一个结论。

所以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就是把各个国家交易的关税,拼命降下来,降到近乎零的这样的一个水平,然后又用比如说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清算银行等等,这一系列的组织体系的安排,确保这样的贸易体系的完成,甚至美国以世界GDP一半儿,这样的一个霸主地位出来承诺,我的美元要跟黄金挂钩,你们的货币跟我挂钩,让这样的一个贸易安排,得以顺利实施。

当然1972年的时候,尼克松赖账把这个美元和黄金解钩,那已经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当时美国人是以一个霸主心态这样设想。

那为什么要这样设想,美国人为什么要承担这样的责任,是因为美国当时它的大国崛起,已经快要走完最后一步了,走完这一步的时候,它就一定要想着,我怎么让战后的整个经济格局,是以美国为中心来构建起来的。

所以你看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打的已经是一片瓦砾了,到处只有哪儿的生意最好,只有火葬场的生意好。

欧洲打得一片废墟,美国人掏出大量的真金白银,所谓的马歇尔计划,去救助欧洲的战后经济复苏。

要知道马歇尔计划可不是分彼此的,所有欧洲国家见者有份,甚至苏联控制的东欧国家,从美国的计划当中那也是见者有份,只不过后来苏联和东欧国家,出于各种原因不去要而已,包括当时美国人的仇敌德国人,美国人也会给它相当规模的援助。

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因为人美国要当世界的中央国家,它就必须让世界所有主要国家,都在它主导的贸易体系当中去运行。所以它不是抱着一种满腔的仇恨,说什么德国鬼子我要惩罚你等等,这不是大国思维。

而在远方的东亚,美国人其实对日本人的仇恨是更深的,因为毕竟跟德国人打仗,那是站在英国人一边跟他打,可是小日本真是跑到它的珍珠港,在美国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搞了一次卑鄙的偷袭啊。

所以美国人当时民族情绪更恨日本人,所以拿起小日本美国人怎么办?

第一一刀把它小XX给它割掉,你永远不再可以拥有战争的权利,你必须给我搞一个和平宪法,麦克阿瑟就坐在日本东京啊,生逼着给他起草了一个所谓的和平国家的宪法,说白了日本就成了一个太监国家嘛。

但是在贸易上叫轻,贸易上美国对日本,那可不是说一路挤压它,相反给它开出了非常宽广的大路。

比如说在随后的这个朝鲜战争当中,美国把大量的军工订单就给到日本,要扶植它,扶植它是为了让日本再崛起吗,不是,是要把日本纳入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的体系当中,要让日本人随着美国的贸易指挥棒来打转。

这就说到我们国家的现在,要知道论政治影响办,论军事实力,可能我们在大国崛起路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论经济实力,谁都不敢小视中国,这就是我们这个阶段所要掌握的力量。

那经济力量怎么用?

不是说今天生气我就不跟谁做生意,今天我要把谁逼死。说实话,天这么大你真能把谁逼死吗?

我们对于日本的反复制裁,当然可以作为一种政治上的手段用,但如果你真的认这个死理,真的以为中国不跟日本人做生意,日本人就一定会全国举国饿死,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那如果没有这个可能,我们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我们要去建设以中国为主导的世界经济格局的时候,你这么做跟自残又有什么区别呢。

对我们的节目批评比较集中的,还集中在城市化那一期。很多人说罗胖子你歧视我们,你歧视我们中小城市人民,你都鼓吹大家上北上广深,说那儿人有见识,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

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但我给你打个逻辑上的比方。

比如我说一个人应该有两条腿,你非说,你歧视,你歧视那一条腿的残疾人,你说他们不是人,你非要这么说,你要有这样的一个心理感受,我也只好公开的向你道歉,为你拥有这个不好的感受表示歉意,但是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再把我的意思精确地表达一遍,就是我认为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会给年轻人创造事业发展更好的机会,因为那里人群更聚集,肉身的大规模聚集,会给人和人的协作创造更多的可能性,会给你制造更多的见识的发展的机会。

我的观点就这么简单,当然今天我可能要补充说明一点,就是大城市,它的聚集效应,这不是用互联网或者其他的人类协作方式可以替代的。

前两天复旦大学推出了一个研究成果,这个研究成果说实话,我看到我也很震惊,他的预测是中国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也就是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经济带,会出现亿人级的城市。这是什么一个概念?就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城市,一亿人啊!

但是我看那份研究报告,其实他也有他的道理。他说啊你看东亚国家的城市化,基本到最后都会走成越大规模城市。

大家都知道韩国的首尔,首尔一个城市的人口就占到韩国人口的一半,日本也几乎是如此,百分之五十的人口,百分之七十五的GDP都集中在环东京湾的四个城市圈。

这说明在东亚国家的城市化的过程当中,大城市的超大规模聚集也许是一个规律,这个规律具体是什么,我们今天不谈,但是他是一个已经有的现象,那中国会不会走上这条路呢,可能性就变得非常大。

所以你看如果中国人口在2050年,达到峰值18个亿的时候,如果其中一半去集中在中国光热水土条件配合的最好的三个平原地带,也就是环渤海、珠三角和长三角,那你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会不会出现上亿人口的城市呢?打个草稿你能算得出来。

所以这种可能性会出现的,有人会说为什么大家会要去容忍大城市的那种高房价,巨堵的交通、非常恶劣的空气,难道他们就不会为了追求幸福生活到小城市吗,到乡村吗,拥有自己的别墅养几匹马,这种生活不好得很吗?

如果你做出这样的选择,兄弟我表示佩服,因为这正是我想过的生活,但是至今在近几百年的人类的城市化历史上,我觉得这么想的人会很多,但是这么做的人真的就不多,否则怎么会出现像首尔、东京、香港这样的大城市呢。

我们内地人到香港去,有的时候从表面现象一看你会很可怜那些人的,香港那种房价贵的,是北京这样城市的五倍到十倍啊,而且香港人过得是一种什么生活,双人床的标准双人床是一米二,一个标准的香港居室的卧室是两米乘两米,也就是我们内地的一个基本的双人床的大小。

在那种鸽子笼般的环境,七八口人挤在一间房子里生活的香港市民很多啊!

那你去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到其他地方,如果你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都有那些不得已的处境,比如说他的生活技能就在这个城市长大的,只有这个城市里面他熟悉,而且他的生活技能能销售得掉,他嵌入到这个城市一个大系统当中,他无法把自己抽离等等。

每个人都有自己确切的原因,你问香港人,他都有搬到田园,去唱田园诗的这样的冲动,但是他真的在具体选择的时候,自己做不到的。

如果我们放眼城市化的未来,你还会发现另外一个因素,也将会起作用。

那就是体验经济、文化产业的爆发, 对城市化聚集效应带来的影响。

前几年有一次我主持的论坛,陪吴敬琏老先生在宁波搞了一个论坛,当地有一个高层官员就问吴敬琏先生,说有一个现象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啊,原来搞工业化的时候,我们从上海搞个高级工种师,到宁波来安家落户很容易 ,我们只需要把工资提高一倍再分他个三居室,工程师很快就来了。

可是现在我们搞创意产业,我们想请一个国际上很有水平的,一个搞动漫的大策划师大设计师,到宁波安家落户,翻几倍工资人家都不干,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吴敬琏说原因可能是这个,这种特定的行业里面,他在大城市聚集,他是一种不得已,因为你想想看,一个搞文化产业的,一个设计师,如果贪图两倍三倍甚至五倍的工资到你宁波来,过完三年五年之后,他可能再回上海已经变得一钱不值。

这一点我们做媒体的人其实深有体会,为什么这么多媒体人一定要聚集在北京,都说北京的文化资源好,其实有什么好呢,无非就是一帮文化人,能够在一起互相沤那个气味,所以这也是我本人为什么死活赖在北京承受这个拥堵的交通和肮脏的空气的原因啊。

那这个原因我身上有,其他人就会没有吗?

对我们罗辑思维的批评,还有一点非常集中,那就集中在我本人的长相上,有人说这个歪嘴居然还敢出来说话,下去吧,别给你们家人丢人了,还有人说长得跟猪一样摇头晃脑,你怎么还好意思出来当主持人呢?

这个呢,我真的就很委屈了,因为我也改不了啦,我现在重头长也来不及了,而且四十多岁了,我这个说话的方式等等,都比较定型了,这个只能说,说一声对不起,但是呢我想在互联网时代,跟传统时候有一点真的是不一样。

传统时代,你比如说电视台,请了我这么一个主持你真的可以反对,你觉得这个主持人不好,这卖假冒伪劣产品,你可以写信给台长,说让他下去吧。

但是我们现在是自媒体时代,是在互联网环境里制作的一个视频节目。

打个比方如,我这个是在农贸市场里出了一个包子摊,你觉得不好,不好旁边有卖蒸饺的,你可以去吃他家的,你何必非得抬脚把我这个摊子踹翻呢。

说得更严肃一点,你说我长得丑,你还能不让我上街啊。这是我的自由嘛,在言论自由的国家里,我为什么不可以做自己的自媒体节目呢,而且话又说回来,就算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喜欢我,那还剩百分之一呢,就算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不喜欢我,那还剩千分之一呢。

有千分之一我能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作为一个媒体人服务千分之一的公民,我也很够啦,这个市场也挺大的,所以说既然有人能喜欢苍井空,有人喜欢芙蓉姐姐,有人能接受干露露,总就还能接受我吧。这也是我出来做这件事情的信心所在。

当然这个话还可以说的深一点,这就牵扯到未来的整个社会的组织变型,冯仑在《野蛮生长》这本书里,他就讲了未来的组织变型。

过去的组织其实都称之为叫树枝型组织,就像那个树一样,有根、有干,干上生枝,枝上发叶,每个人在组织当中,都在某一个组织的分枝当中,不管你是在公司,还是在政府部门,你上面有自己的老板,下面有自己的下线。

但是未来的互联网社会,可能就不是这样了,会出现两种组织。

冯仑都给他起了名儿,一种盈利型组织叫什么,突击队型组织,就有点像美国大兵在阿富汗的那种组织形态。他的特点是大后台加上小分队。

后台是什么?是美国五角大楼的超级计算机,是停泊在波斯湾洋面上的超级战舰。但是真正在阿富汗山区里面打仗的是三个人一组三个人一组这样的战斗小分队。大后台加上机动小分队,这可能是未来盈利型组织的一个特征。

那么非盈利型组织,冯仑也给起了个名字,叫基地型组织。就是前几天刚死的拉登那个组织。他的特点呢是这么几个。

第一,成员极度分散。无论你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你说我信仰拉登那一套恐怖主义的主张,我不用写什么入党申请书,两个什么入党介绍人,我就可以宣布我是基地组织的。

第二,成本各自负担,你要是想去炸一个美国大使馆,对不起,炸药自己出钱买,组织上是没有拨款的。

第三,最重要的一个特点,靠价值观协调,不管这个价值观有多邪恶,这种组织类型他是靠价值观来协调的,他的激励都是内激励,而不是说我参加基地组织,一年到头干得好组织上给我发多少奖金,年终奖那是没有的,所以这是未来的组织类型。

那么这两种组织类型,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它是靠一个核心形成的小团队,它都不可能长得非常大,长得非常大的组织实际上已经不太适应我们现在这个互联网社会了。

互联网真是一个神奇的时代,它让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获得了很多种可能,比如说对于罗辑思维这样的一个自媒体节目来说,我没必要服务全国所有的观众,我只需要在汪洋大海中取一瓢饮即可,当然我们心里也知道对于您那么丰富的生命来说,我们也只是您生命当中的弱水三千当中的一小瓢,仅此而已。

本期推荐书籍:
《战后经济发展之路》 董磊 著
《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 陆铭 著
《野蛮生长》 冯仑 著

0%